首页 > 资讯中心 > 律师解答 >

学校对在校学生是否有监护责任


 未成年学生与学校等教育机构之间的关系,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教育关系,不是基于民法和血缘关系形成的父母(包括其他监护人)与子女之间的监护关系。学校等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学生所负的是教育、管理和保护责任,而不是民事法律意义上的监护责任。学生在校园学习、生活期间遭受人身损害,如学校存在未尽教育、管理职责之过错,且该过错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则学校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学生伤害事故非受外力作用,系其自主行为所致,行为为常人无法预见与控制,学校对事件的发生并无管理上的过失,则学校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案情简介
 
案例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案号:(2018)粤03民终5327号
原告:张伯群、罗小红
被告:深圳市西乡中学教育机构
原告张伯群、罗小辉之子张某某,1998年7月20日出生,2010年起就读于被告处,案发时系被告高三在读学生。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系被告安排的常规补课时间,放学时间为下午16时50分。监控录像显示,当天放学后,17时3分左右,张某某来到被告信息楼五楼徘徊。17时20分,张某某打电话给其姐姐,通话时长3分41秒。监控录像显示,17时26分15秒,张某某从学校信息楼五楼跳楼自杀,17时34分21秒校方人员出现在现场并拨打急救电话,17时39分55秒救护人员出现,医护人员对其进行抢救。17时41分19秒救护人员将张某某送往深圳恒生医院进行抢救。当日19时,张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某某前留有遗书,上书“我之所以会选择XX,只是因为我不想读了,我厌了。这与我一开始的想法不同,我觉得我很不喜欢这种氛围,我也想好好读书,考上个好大学,但实在是差距太大……我××与XX中学以及任何各(个)人无关,是我本人的意愿,所以希望各位不要去打扰我的家人、朋友、同学”。事发后从张某某手机上提取到的张某某与一昵称为“抱歉的人”的微信聊天记录上有如下对话:“再见了……我给了你一个不完美的初恋,希望你能原谅我犯过的错”、“失个恋就死,你想干嘛”。
张伯群、罗小红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死亡赔偿金人民币892666元、丧葬费54096元、误工费10000元、车旅费3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合计1059762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发生是一个不幸的悲剧,原告痛失爱子,被告也失去一位优秀的学生。张某某虽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但事发时已年满十七周岁,理应懂得生命可贵的道理,但其在面对升学、情感的压力时,不是通过正确的途径积极予以排解,而是选择极端的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张某某本人的这一选择是本案发生的根本原因,长达二年半的时间内原告从未对被告反映过因补课造成张某某压力大,被告安排补课与张某某之死并无关联性,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由于被上诉人对张某某进行教育、管理的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因此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裁判理由
 
 
       综合本案案情,法院认为:
     
1、张某某遗书显示,其因觉得压力过大跳楼,高三学生本身就处在高考的压力之下,原告的遗书和证人张某1的证言等证据仅能证明张某某学习压力大,但不能证明张某某压力大这一情节系因被告安排补课造成;且原告声称被告从高一开始就安排补课,但长达两年半的时间内原告从未对被告补课之举提出过任何异议,也未向被告反映过因补课造成张某某压力大,故原告称被告安排补课,导致张某某压力过大,应对张某某之死承担责任的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2、事发建筑物信息楼5楼设有围栏,建筑标准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事发时系放学时间,张某某自行逗留校园,且事发地信息楼并不属于禁止学生出入之地。学校本就是学生学习的地方,学龄期未成年人,尤其是高中生,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度过,即使放学后,也可能留在校园玩耍、复习,或者利用学校的设施锻炼身体等,要求学生在放学后立刻离开校园或者要求学校对每一个在校园公共区域中停留的学生进行关注、管理是不切实际的,故原告称张某某在五楼逗留近半个小时,被告未进行处理存在过错的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3、监控录像显示,事发当天张某某后,17时34分21秒被告三名工作人员朝张某某跑去,其中一人边跑边打电话,39分55秒急救人员赶到对张某某进行抢救,41分19秒将张某某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上述事实均证明被告在发现张某某后及时采取措施救治张某某,并告知其监护人,在对事故的处理上不存在过错。
综上,被告在对张某某进行教育、管理的过程中,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第六十五条 、《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十二条 第四项 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张伯群、罗小红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799元,由张伯群、罗小红负担。本院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XX中学是否存在过错。上诉人主张XX中学违规补课给被上诉人孩子造成了压力,但是其提交的转账凭证为生活费、住宿费等,并非补课费,故其称补课给孩子造成了压力证据不足;上诉人还主张学校未对其孩子引起足够的注意,但是高中生下课后在学校的活动有较大的自主性,学校老师不可能全程监管,不可能随时注意到学生的动向以及情绪的反常,故不能给学校课以过高的注意义务。
 
    本案悲剧的发生令人心痛,非常值得惋惜,本院法官也是为人父母,对作为上诉人的家长深表同情,我们希望教育的价值与理念更加指向身心的健康,希望父母与子女心心相通,共同营造幸福快乐的家庭,类似悲剧不再发生,但是并不能以此为由判决学校承担超出其所能预见的后果。
 
      二审法院判决:上诉人张伯群、罗小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法律依据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十二条 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职责,行为并无不当的,无法律责任:
(一)地震、雷击、台风、洪水等不可抗的自然因素造成的;
(二)来自学校外部的突发性、偶发性侵害造成的;
(三)学生有特异体质、特定疾病或者异常心理状态,学校不知道或者难于知道的;
      (四)学生自杀、自伤的;
(五)在对抗性或者具有风险性的体育竞赛活动中发生意外伤害的;
       (六)其他意外因素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