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法制新闻 >

社交电商行业成为律师服务新领域

龙华律师分析团队目前的业务构成。我们研究后发现,我们当时的客户群中,电商类的企业就非常多;
分析我们如何拓展到这类客户。这背后有熟人关系介绍,也有特殊渠道的介入;
分析我们的获客方式。比如,是依靠特殊渠道、依靠新媒体推广、参加行业论坛,还是以专家身份参与到研讨当中,慢慢地形成影响力;
分析我们的客户特点。比如,客户在电商领域属于头部、肩部或腰部,客户的支付能力如何;
分析龙华律师团队成员的特点。我们团队以90后为主,在服务经验方面有欠缺,但接受新兴行业的理念快,能够利用新工具和新的方法论去做行业化的打法。
通过从这几方面来剖析自己,我们发现社交电商是值得切入的一个方向。
第二步,了解行业。
了解自己的团队优势,对于进入一个行业的决定还远远不够,还得了解这个行业到底是怎样的。
首先,从市场规模来看,社交电商的市场规模增长很快。
根据《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2017年全国社交电商规模1762亿,2018年6268.5亿,2019年预计达到20605.8亿。
融资活跃度也能够代表一个行业的发展方向。我们简单回顾一下社交电商行业融资的数据:
2018年5月小红书融了3亿元,2018年8月十荟团融了1亿元,2018年10月宝宝树上市,2018年12月蘑菇街上市,2019年5月贝店融了8亿元,特别是云集和如涵上市,代表了s2b2c模式和网红模式的社交电商,正式走到了资本市场变现阶段。很多中小型企业,甚至传统企业开始转型社交电商。我们判断,整个社交电商行业的风口到了。
此外,还需要预判行业的发展前景。
 
比如,P2P曾经是一个风口,但现在已经被全盘否定。我们也担心社交电商的前景会不会重蹈P2P覆辙,这就需要从相关的行业报告、政策,以及客户访谈中去判断。
 
首先,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社交电商通过多花样、多玩法、多场景式的应用,能够很快吸引流量、精准营销;其次,社交电商在人口红利慢慢降低、单个引流成本增加的情况下,能解决流量问题;最后,社交电商能够帮助传统企业精准化营销,降低C端客户和B端企业资金的流通成本,以更低价的方式去吸引消费者。
 
所以,我们判断社交电商的发展前景非常好,值得进入。
 
第三步,了解需求。
社交电商企业的法律服务需求是什么?这些需求是否迫切?
 
我们通过梳理法律法规、政策文件、客户访谈、行业广告、服务经验和竞争情况,去了解社交电商行业的法律服务需求。
 
首先从法律法规来看,2015年,原工商总局出台了《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对于新兴的社交电商模式、O2O模式而言,是一个原则性的监管办法;2019年《电子商务法》落地,是整个行业从无序到有法可依的转变。因此,行业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完善,仍然存在非常多的争议。
 
比如,分销模式属不属于传销?网红直播带假货、不实宣传怎么处理?在研究了法律法规,访谈过客户之后,我们判断行业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和支付能力都很强,但专注于服务社交电商的律师很少。
 
同时,我们从刑事合规和行政合规两大方向,做了一份关于社交电商涉传专项法律问题的大数据报告,希望借此验证,社交电商客户,特别是分销型客户,他们的法律需求是不是我们判断的样子。
 
这份报告揭示了很多问题:
 
1. 刑事风险
 
首先,社交电商行业刑事案件上升非常快。
              
我们的大数据报告分析了一千份相关刑事判决书和行政处罚案例。可以发现,2013年到2016年的相关刑事案例是很少的,但在2016年后迅猛增长。这和2017年~2018年社交电商模式在大陆地区爆发性增长有关。
              
涉刑人员的构成广泛,上到高管下到代理。我们统计出来公司高管涉刑占比29%,区域代理商占11%,会员和普通代理占31%,其他的包括公司的宣讲人员、讲师和提供平台开发功能的技术人员等等,都有可能涉刑。
              
在涉案金额上,虽然我们都开玩笑说,“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了”,但大部分社交电商涉传犯罪中,成为“千万富翁”的概率很小,获利0到50万的占比75%。
              
类社交电商的涉传案件中,每3个人中可能就有1个判缓刑,缓刑概率是比较高的。
              
程序员也有涉刑风险,构建网站、招募代理、制定规则一样是涉及到刑事的高风险行为。我们总结下来,1000份案例里面,因构建网站判刑的大概有90人次;因制定规则,也就是设计拉人头晋级、返利规则涉刑的有61人次;因招募代理涉刑的有144人次。
              
我们还发现,很多社交电商涉刑案例都牵涉到电子币的问题,发行电子币要慎重,不同的电子币内涵完全不同。在1000个案例中,发行电子币涉刑的有16起,宣传消费全返或者是免费概念招募代理的有10起。
 
据此,我们总结了社交电商涉传刑事的五个要点:
 
社交电商活跃区域与刑事案件高发区域并未正相关
 
在量刑结果上较为谨慎,多适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多适用缓刑
 
在行为方式上,大多数被告人因为存在发展会员、建设网站、制定规则等行为
 
在发展人员层级上,大多数法院都未明确定级数量,但会说明已超过三级
 
电子币不是不能设置,但是功能要慎重
 
 
进一步地,我们提出了社交电商涉传刑事合规的三个建议:
 
要注意发展人员的层级,尽可能避免超过3级;
 
注意自身行为的欺骗性,因为组织领导传销其实是欺诈性的犯罪,行为和模式具有欺诈性是定罪的前提;
 
注意高风险活动的刑事合规性。
 
 
2. 行政处罚风险
 
社交电商涉传的行政案件比例也在逐年攀升。
              
社交电商行业的行政责任,主要处罚依据是《禁止传销条例》,该条例对于层级是没有规定的,三级以下也有可能被处罚。因此,是否涉传主要还是看三个构成因素:拉人头、门槛费和团队计酬。这三个因素只要构成其一,就有可能被处罚。
 
实践当中,禁传处罚权在市监局,各地处罚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拉人头,门槛费,以及社交电商都无法回避的团队计酬,都有可能会成为被直接查处的原因。
 
我们对社交电商涉传行政合规的建议有:
 
注意发放费用的方式是否构成团队计酬;
 
注意投诉举报的正确处理;
 
注意市场监管部门等执法机关的沟通。
 
 
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发现,社交电商的涉传风险确实非常高,亟需专业的法律服务